_蜡笔__-

.

【楼诚/现代】暌违逾十年ooc

现代,执念梗,大哥阿诚在收养前就认识,主要虐大哥。
人设可能崩。
明楼收养明诚时,明楼十六岁,明诚十岁,明台八岁,明镜二十岁。
设定王天风比明楼大五岁,郭骑云与明楼同岁(感觉这个设定有点偏,but剧情需要吗)
﹉﹉﹉﹉﹉﹉﹉﹉﹉﹉﹉﹉﹉﹉﹉﹉﹉﹉

“让明楼早饭前来一趟小祠堂。”明镜对身后正在帮她梳头的阿秋道。
“是。”
“王先生上次送过来的茶帮我泡一杯。”
“是。”

明楼打开小祠堂的门,就看见明镜站的笔直却明显偷着萧索的背影。
“大姐,……您找我。”
“跪下!”明楼这才看清明镜的手上还拿着一条细长的棍子,顿了顿,心里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乖乖跪了下来。
“今天,我就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孝的后人。明楼,”当明镜念道他的名字时忽然低声下来,像是努力压制着什么,“你可知错。”疑问的句子,确实肯定且平稳的语调。
“大姐。”
“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如今身为明家唯一男丁,却动了不伦的念头,要生生斩断明家根基,你可知错?”一字一句,铿锵有力,但语调里的颤抖却瞒不过明楼。
明楼没有办法对大姐明明白白的说他的心思,但大姐也是个明白人,这短短一天的种种事件,以及他的只言片语,都已经与明说并无二致,他本不想这么早挑明,但阿诚,他不忍,也不能看他受一点点苦了但他也同样心疼大姐,让大姐接受这件事,无疑是在她心口上捅了一刀。
明楼少有的不知所措。
“大姐……”我不能放弃阿诚,也不想伤害您啊。
“你可知错?”明镜不看明楼一眼,语调冷硬。
“我……知错。”但是我不会改!“无论如何,我对阿诚,此生不变!”
明镜似乎是气急了,转过身就高高的挥起棍子
“啪——”棍子隔着高档的西装打在身上,明楼身子依旧贵的笔挺,未吭一声。
“啪——啪——啪——……”
小祠堂里回荡着棍子抽打的声音,夹杂着明楼间或的闷哼声以及明镜极力控制却依旧不稳的呼吸声。
“嘭——”棍子掉落,明镜不稳的跌坐在地上。
“大姐!”
明楼不顾背上的伤痛,赶紧过去扶住明镜,他这时才看到,明镜的脸上早已蓄满了泪水。
“大姐,我……对不起。”
“明楼,”明镜抬起头来,“我们从小就失了父母,你从小就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你总是不苟言笑,一副老成的样子,可是我知道,你心里苦,我都知道,”明镜说着又淌下眼泪
明楼扶着明镜,他只能扶着自己的大姐,只能这样扶着,因为他无言以对。
“我们一对孤寡姐弟一起生活了这些年,我不求你什么,只要你幸福我就开心。我知道,阿诚对你来说不一般,所以我不拦你,我今天在列祖列宗前打你,是为了給祖先一个交代,也是给我一个交代,从此,你想怎么样便怎么样。”
明镜一字一句说的恳切,明楼却是实实在在被惊住了,一半惊喜一半感动,他怎么也没想到出柜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还有大姐,他只知道大姐为了整个家操劳辛苦,却第一次感到自己在大姐心中如此重要的地位。
“大姐,”明楼看着这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姐,只能回一句,“谢谢您!”
然后紧紧抱住了明镜。
“明楼,往后,别辜负了阿诚。”
“不会的。”
等到两人都冷静下来。
“大姐,我的心思,希望你能先帮我隐瞒,别让阿诚知道。”
“我知道,毕竟阿诚还小。”
“不是因为这个。我想让他好好长大,健康正常的长大,如果他以后也能同我有一样的心思,我自然不会辜负她,如果……”明楼攥紧了拳头,“如果他长大后,要过正常的生活,那就一辈子,就这样吧。”
“明楼,”明镜一脸的不可置信,“”我竟不知道你对阿诚已经到了这种田地!”
“姐姐,拜托你。”
“你都这样想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那,阿诚入族谱的事就先搁着,若是他将来娶妻生子,就让他以你的弟弟的名分入,若是,你们能有个好结果,你气质的位置便是他的。”
“谢谢大姐。”明楼的脸上终须有了一丝喜色。
“但是对外现在阿诚就是我们家的二少爷。”明镜道,“总之不能让阿诚受了委屈。”
“那是自然,以后,就叫明诚吧。”
“嗯,去叫阿诚起床吃晚饭吧。”
“是,大姐!”明楼愉快的转身,却不小心牵扯到背部的伤,“嘶——”
“你不会小心一点啊!”微怒的声音里夹杂了关心,“一会吃完早饭来我房里,帮你上点药。”
“知道啦!”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