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蜡笔__-

.

【楼诚/现代】暌违逾十年(ooc)

现代,执念梗,大哥阿诚在收养前就认识,主要虐大哥。
人设可能崩。
明楼收养明诚时,明楼十六岁,明诚十岁,明台八岁,明镜二十岁。
设定王天风比明楼大五岁,郭骑云与明楼同岁(感觉这个设定有点偏,but剧情需要吗)

﹉﹉﹉﹉﹉﹉﹉﹉﹉﹉﹉﹉﹉﹉﹉﹉﹉﹉

好久没更了😣😣😣
考试要来了啊
这章没二次修改,粗糙一点表介意,以后有时间修改

第五章

“姐?”明楼一下楼梯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明镜,“这么晚了还没睡?”
“嗯,刚刚看着明台睡下,阿诚怎么样了?”
“已经睡下了。”明楼应着,语气里有些颓然。
“怎么了?”
“阿诚他,可能有些阴影,心理上的。”
“他被他被这样虐待心理阴影有些是正常的,以后你要多开导开导他。”
“我虽然一开始就知道桂姨会给他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但一看到他瑟瑟发抖的身体我就……”明楼攥紧了拳头,语气里说不出的懊恼,“我要是能早一点发现他,他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
“你别太自责,这事也不能怪你,我们以后好好对他就是。”
明楼没有说话。
“你快去睡吧,守了阿诚一天了,休息休息。”
“不了,我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又要去哪里?你就不能有个大哥的样子,整天夜不归宿。”明镜一教训起人来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大姐,不过这项技能只对明楼有特殊作用。
“我夜不归宿又不是去花街柳巷了,我去找王天风,和他有点事要谈。”
“王天风?你们两整天钻一块不知道搞些啥幺蛾子。”明镜摆了摆手,“去吧去吧,早点回来。”
“知道了,大姐!”明楼笑着应诺,“我走了。”摆摆手,小跑着出去。
明镜看着明楼修长(毕竟大哥也有亭亭玉立的时候😂)的身影,觉得奔跑着的明楼身上突然有了十几岁青年的影子。
明楼坐在车里,微微低着头。
按照大姐刚才的意思似乎自己对阿诚这事已经过去了,说不上支持,起码不反对了。这倒是顺利的出乎意料,本以为跟大姐起码要耗上一阵子,结过半天不到,得,没事了。本来顾忌着大姐的态度才把阿诚独自安排在楼上的房间,早知道这样刚刚就把阿诚先抱回自己的房间了,不知道阿诚晚上怕不怕黑。
要不一会陪阿诚睡在楼上吧。
明楼还在基地入口的时候,就听到了女人的惨叫声。
明楼从小窗口看进去,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跪趴在地上,嘴里不断求饶着,但是身上的鞭子却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怎么样?”
明楼没有说话。
“我这只是小惩一下,就等你来呢,”王天风向窗口处抬了抬下巴,“你说要什么,病毒注射还是挖双眼睛?你随意挑。”
明楼还是沉默着,紧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沉思什么。
“别磨磨蹭蹭的跟个女人似的,她可是你送过来的。”
“……一条腿吧。”
“就一条腿啊,你明大少爷何时这么仁慈了,她动了你们家那个,”说道“那个”时,王天风故意加重了语气,颇带了几分挑衅的意味,“你就这么把她打发了?”
“我……”明楼深吸了一口气,“我今天把他带回来时,他遍体鳞伤,眼睛里写满了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我开始想,是不是人都有报应,我虽自认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我这几年处事确实狠厉,我想会不会……”明楼的声音带了几分颤抖,“总之,我想,算是为他积点德吧。”
“窝囊!”王天风看到他这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想保护的人自会尽全力保全她,你就是顾虑太多,才难成大事!还想着什么神佛报应,妇人心态。”
“你也是,你收敛收敛,或许我姐就能考虑接受你了。”
“给我闭上你的嘴,自己没本事还想怂恿我。你姐的事我还不知道。你赶紧过了十八,让你姐把公司交给你,我才能带着她双宿双飞。”
“什么时候接受公司我还得考虑考虑。”明楼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对着王天风笑了笑,扭头就走,背着王天风摆了摆手,“我走了,她只许卸一条腿啊,卸多了枪就没有了。”
“诶你——”
明楼才回到明家,对着客厅里值班的女仆伸了伸手指,静悄悄的向二楼走去,换换推开门,借着微亮的月光,看到,床上是空的!
明楼迅速抬手打开了门口的开关,放眼望去,房间一览无余,小家伙不见了!
“来人!”明楼顿时慌了,张口就是一声怒吼。
为什么他不在这,他去哪了,这么晚了他去哪了,天这么冷,他能去哪?!
客厅里的女仆听到了呼喊,现在人已经站在了阿诚房门口。
“阿诚怎么不在?”明楼此时的表情甚是骇人,女仆吓得脸都白了。
“我我我……我今天……一直在楼下,没有见,没有见……他他他下来过。”
“那他为什么不在这里!”
“我我我,我不知道。”眼泪这时已经被吓出来了。
明镜刚刚也被明楼突如其来的一声吼给吵醒了,这时赶了过来。
“明楼,你这是干什么,阿秋何时撒过谎了,你看过屋里每一个地方了吗?”
“屋里就这么大,我……”明楼突然撇到墙角的衣柜。
他慢慢直起身来,慢慢走向衣柜,站在衣柜前,慢慢抬起双手搭上衣柜的把手。明镜在门口都看得见他的双手在颤抖。
良久,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明楼“哗——”的一声打开衣柜门,迎接他的是一双惊恐万分的双眸。
明楼突然有些直不起腰来,他再见他,这一连串的事情,都让他如此的猝不及防。
明楼伸出了双手,想把阿诚从柜子里抱出来,可是他明显看到阿诚瑟缩了一下,他的手便僵在那里。
不能再这样了,明楼想。
尽管阿诚浑身透着刺,明楼还是把他从衣柜里抱了出来,并不放下他,只不过换了种姿势。他一只胳膊托着阿诚小小的屁股,一首轻轻的拍着阿诚的背,他不想问阿诚为什么不睡在床上,为什么躲到柜子里,这些都无所谓,只要最后他还是他的,他还能保护他,宠爱他,都无所谓。
“阿诚,和哥哥一起睡好不好。”
他刚刚说完这句话,阿诚的小脑袋就“倏——”的抬起来,眼睛瞬间饱含了什么亮晶晶的东西,用一种受宠若惊的眼神看着他。
对着这双眼睛他心疼的紧,温柔的对上这双眼睛,抚摸着阿诚的头顶,又问了一遍,“好不好?”
阿诚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埋进了明楼的颈窝,一双小手慢慢环上明楼的脖子。
明楼心里顿时暖暖的。
抱着阿诚向门口走去,路过明镜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
明镜看着明楼抱着阿诚的背影,忽然有一个词出现在脑海,“算了”。
明楼抱着阿诚下楼梯的时候,聊聊感觉到自己胸前有了湿意。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