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蜡笔__-

.

【楼诚/现代】暌违逾十年(ooc)

现代,执念梗,大哥阿诚在收养前就认识,主要虐大哥。
人设可能崩。
明楼收养明诚时,明楼十六岁,明诚十岁,明台八岁,明镜二十岁。
设定王天风比明楼大五岁,郭骑云与明楼同岁(感觉这个设定有点偏,but剧情需要吗)

﹉﹉﹉﹉﹉﹉﹉﹉﹉﹉﹉﹉﹉﹉﹉﹉﹉﹉

第四章

阿诚是在傍晚时才悠悠转醒的。
彼时明楼就坐在他的床前,用一种怜惜的目光注视着他,看见他睁开眼睛,立马挂上了温柔的笑容,就像是一道光,堪堪照进他内心的小黑屋。
后来阿诚顶着白花花的头发回忆这一幕时,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说这是他此生见过最美的笑容,虽然明台在一旁一直抗议“一张肉乎乎的圆脸哪里美了啊喂!!!”。
再说此时,明楼带着这温柔的笑容迎上去,轻轻摸了摸阿诚的额头,自言自语道,“嗯,烧退了。”
“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声线柔柔的,暖暖的。
阿诚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愣愣地看着,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恐慌,好半天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跌跌撞撞的就要往床下扑去,战战巍巍的开口道,“大,大少爷,对,对不起,阿诚……”
阿诚是见过明楼,年三十的时候桂姨因为要带着他来明家拜年,那天是阿诚穿的最暖和的一天,所以记得尤为深刻。
他当时见到明楼时是觉得有些眼熟的,但他一个下人,怎么能对明家大少爷眼熟呢?
当时明楼还给了他一小包琼锅糖,可后来都被桂姨拿走了。
阿诚记忆里这个明家大少爷是他见过的人中最温柔的。
可他再温柔也是明家大少爷,阿诚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大少爷的床上,顿时发起了抖。
自己这样逾越,大少爷会不会不高兴,他会不会打我。想着想着,阿诚就觉得窒息。
才有了前面这一系列反应。
明楼看着阿诚直愣愣的往地上扑去,心里一惊,急忙去捞人,幸好在阿诚摔倒在地上之前及时扶住了阿诚,也顺着力道把阿诚抱在了怀里。
“阿诚,”明楼发现阿诚身体颤抖的厉害,便用手轻轻扶着阿诚的背,柔声细语的哄着,“没事了,没事了,不会有人欺负你的,我在这里,没事,没事。”
明楼安抚了半天,发现阿诚还是颤抖着的,心疼的感觉便又多加了一分。
明楼抚摸着阿诚的头,他柔软的短发安静的贴着脑袋,可这短发的主任却在颤抖,明楼心疼的厉害,不由自主的,双唇隔着几缕头发,贴上阿诚的额头。
这时候,他明显感觉到怀里的身子安静了下来。
多年以后,你如果问阿诚,最喜欢自己的爱人吻自己哪里,阿诚的答案是——额头。
明楼在阿诚受惊谨慎的眼神下喂着他吃完了一碗粥,才把阿诚又放回床上。
在明楼怀里的阿诚在明楼放下他的时候微微张了张小手,却什么也没有做,顺从的躺回了床上。
阿诚看着明楼帮他盖好了被子,看着起身向门外走去,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门口,然后看着门口的方向,久久不能移开双眼。
明楼拿着药酒进房间时刚刚好撞上阿诚失神望着门口的眼睛。顿时暗骂自己粗心,怎么能没说一句话就这样离开,阿诚从小就受到虐待,肯定心思深沉。
明楼赶忙上前,摸着阿诚的头发说,“我刚刚只是去取药。”
阿诚在刚刚撞上明楼眼镜的时候就慌张的把头撇到了另一边,这时听到明楼的话才慢慢转过身来,阿诚迅速看了明楼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他刚刚看向明楼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他手里的药瓶,“他是刚刚在和我解释吗?他现在拿着药酒,是要帮我上药吗?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对我做这样的事,为什么他要对我这么好?”阿诚手指紧紧抓住胸前的被子,不敢抬头。
“阿诚,我现在要帮你上药了。”
“嗯。”几乎微不可闻的轻哼,明楼还是听到了。
“阿诚,”明楼的声音难得带了笑意,他轻轻覆上阿诚的小手,“不要拽着被子了。”
“啊?!”阿诚连忙窘迫的松开手,“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为什么要道歉呢?”明楼有些生气,但他还是细心地诱导着,他不想再给阿诚一丝一毫的阴影,“阿诚,你没有做错什么,不用道歉的。”
看着阿诚迷茫的眼神,明楼觉得有些无奈,摸了摸他的头,“没关系,我以后会教你。”
阿诚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明楼,虽然他不太懂明楼说的是什么,但他听到了明楼说“以后”,以后……
明楼小心的帮阿诚擦完药,又帮阿诚擦了脸,把阿诚圈在怀里,轻轻拍着阿诚的背,直到确认阿诚真的睡着了,才帮他捻上被角,轻吻了他的额头。
然后站在房门口深深看了眼被子里的小人,关上了房门。
“嗡——”明楼刚回到房间,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喂。”
“明楼,人在我这,现在就问问你,怎么搞。”
明楼眯了眯眼睛,“不必要她性命,我要她‘求生不能,求死无门’。”
“得,我知道了。”
“还有,最后把她踢出上海,让她一辈子都不能再踏进上海一步。”
“好!我的报酬呢?”
“最近我改装的那把枪送你。”
“成交!”王天风不会说其实自己觊觎这玩意很久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