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蜡笔__-

.

【楼诚/现代】暌违逾十年(ooc)

现代,执念梗,大哥阿诚在收养前就认识,主要虐大哥。
人设可能崩。
明楼收养明诚时,明楼十六岁,明诚十岁,明台八岁,明镜二十岁。
设定王天风比明楼大五岁,郭骑云与明楼同岁(感觉这个设定有点偏,but剧情需
要吗)

﹉﹉﹉﹉﹉﹉﹉﹉﹉﹉﹉﹉﹉﹉﹉﹉﹉﹉﹉﹉﹉﹉

昨天没更是我的错(*´艸`*)(≧∀≦)ゞ
这章估计有点……狗血  彡(-ω-;)彡
还有,我不是太会分章节,写到哪算哪,看大概字数,你们看起来有像两章但在一章的,像一章但却在两章的表介意。
好了就酱,开文(╭☞•́ω•̀)╭☞
第三章
过了一会,阿诚终于退了烧也睡的踏实了些。
“明楼,你跟我出来一趟。”
“大姐,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明楼顿了顿,似是下了什么决心,开口道,“您难道不觉得阿诚有些眼熟吗?”
明楼这么一说,明镜刚刚看着阿诚的脸心里泛起的一丝熟悉感。
“你是说……”
“他是叶叔叔的儿子,叶诚。”
“怎么,怎么会?”明镜一脸的不可置信,可现在回想那小孩的脸确实十分像叶诚,“叶叔叔明明在南京,叶诚又怎么会在这里?”
“除夕夜的时候桂姨带着阿诚来拜年,我看着他,我……我当时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我也以为自己是认错了人,但我还是不放心,去查了查,才知道……”
“才知道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倒是快说啊!”明镜深色有些着急,这突如其来的未知,让她有些心慌。
明楼看着明镜有些苍白的脸色,深吸了口气,继续道,“我得到消息说,说,当初我们走后不到一年,叶叔叔家就出事了,叶叔叔命丧车祸,你也知道叶叔叔阿姨的感情,再加上阿姨的身体一直不好,叶叔叔去后一个月,阿姨也……”
明镜顿时有些接受不了,双手掩面,身体瑟瑟发抖,明楼急忙扶住姐姐,心里暗自懊恼,不应该这么直接的告诉她,“你说说,你说说,”明镜已经泣不成声,“好人怎么就,怎么就,没有好报呢?叶叔叔这么好的人,当初要不是他帮了爸爸妈妈,……,可是,为什么最后都……都落得,这样的下场,”明镜哭的更凶了,心里这么多年的委屈在这最后一根沉重的“稻草”的的碾压下突然迸发。
明楼轻轻环住明镜,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拍着她,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一下下的轻抚着明镜的背。
想起逝去的父母,他何尝不想问老天一句“为什么”。想他明家人,向来行的端,坐的正,从未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最终一个个都落得命丧黄泉。
明楼轻轻拍着明镜的背,心里乱成一片。
明镜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但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抓住明楼的肩膀问道。
“那阿诚怎么会在这里,叶家亲戚朋友也不是没有啊,怎么会没人收留阿诚。”
听闻明镜的话,明楼脸上阴霾更甚,“叶家那一堆狼心狗肺的东西,叶叔叔生前对他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他们却把阿诚送进了孤儿院!”明楼在心里暗暗立誓,一定不会放过这些曾经害过他们的人,叶家,汪家,都不得好死!
听到这里,明镜也懂了大概。
“没想到,叶叔叔生前那么好的一个人,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阿诚他才多小啊,怎么能遭受这样的……”明镜想起阿诚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又忍不住落泪。
“姐,你别难过,他们今天做的,我总有一天要让他们回来。”明楼的声音里透着狠戾。
“唉——”明镜感觉刚刚止住泪水的眼眶里又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她努力眨了眨眼睛,把头撇到了一边。
“大姐,我想把阿诚留下来,我来照顾他。”
“阿诚是自然要留下来的,只是我要照顾明台,还有公司的事务,阿诚恐怕要你多费心思了。”
良久,明楼才低声呢喃道,“我不对他费心,还能对谁费心。”语气里说不出的悲伤。
“明楼,你……”明镜顿了顿,还是问了出来,“你对阿诚……”
“大姐,我这一辈子,”明楼眼睛里突然迸出光亮,“能被称为执念的东西,大概只有他了。”
“我进去守着他。”
明楼背后,明镜的身体有些发抖。
终于,屋子里只剩下他们,明楼坐在床边,看着被子里消瘦的脸庞,眼泪终于忍不住,一滴一滴落在与阿诚交握的手上。

“大小姐,我,我错了,你不要赶我走,我会改的,我一定会改的……”
明镜低头看着跪在脚边的女人,泪流满面,卑微的祈求着,内心颇有些无奈,“你如今做了这样的事,就算是我肯念着你辛苦做工的情分放过你,但明家也容不下你了,你走吧,快走吧。”
明镜只想着快点打发女人走,若是在耗下去,指不定明楼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不走,我不会走的,”桂姨的样子看起来像是癫狂了,紧紧抓住明镜的裙子“大小姐,我好不容易找到找到这份工,我如果离开了明家怎么生活的下去啊。”
“大少爷,大少爷,”情急之中,桂姨看见明楼走了出来,便不顾一切的朝明楼扑去,“大少爷,你劝劝大小姐,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我已经这个年龄,不会有人在要我了,大少爷……”桂姨已经哭的“面目全非”。
明镜看了看明楼的脸色,重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回屋去了。
明楼蹲下来,看着桂姨,眼神深不可测,他放缓了语气,慢慢开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
“大少爷要问什么,我一定如实回答。”
“你打了那孩子?”
“这……”桂姨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开口。
“说!”明楼身上顿时戾气全开。
“是……是……”桂姨全身僵硬,面色惨白,甚至牙齿都开始打颤。
“不给她吃饭?”
“……是,不是,只是,只是,有时候……”面色又惨白一分。
“还干了什么?”
“我……我……”
明楼名楼突然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桂姨,“说,说实话,要是知道你说半句假话……”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压抑着着明楼深深地怒火。
“我,我只是,只是,让他,做了,做了一些,家务,”桂姨低下头去,不敢看明楼的眼睛,话语里掺着颤抖,“洗,洗,一些,……”
“啪——”还没等桂姨说完,明楼就一巴掌删了下去。
桂姨顿时觉得脑袋嗡嗡的响,但她也顾不上什么,甚至没有注意到流出的鼻血,“大少爷,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求求你,我还要生存,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明楼眼神里说不出的嫌恶与愤恨,向下人们招了招手,桂姨便被拉到一旁去了。
“喂,疯子,我是明楼。”
“我管你是谁,我他妈正忙着呢,你最好有天大的事找我。”
“我不管你有多大的事,给你十分钟,你立刻给我来我家一趟,带一个人走去你的,基地。”
王天风这时才听出明楼语气的阴霾。
“呦,这是谁惹我们明家大少爷。”
“倒不是惹了我,只是动了,我的人。”明楼特意加重“我的人”三个字。电话一端的王天风顿了顿,“我马上来。”
“骑云,接下的会你来开,我先走一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憨厚老实的人着急起来表情特别“真实”。
“有人不知死活,动了明楼的——宝贝。”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