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蜡笔__-

.

【楼诚】暌违逾十年(ooc)

现代,执念梗,大哥阿诚在收养前就认识,主要虐大哥。
人设可能崩。
明楼收养明诚时,明楼十六岁,明诚十岁,明台八岁,明镜二十岁。
设定王天风比明楼大五岁,郭骑云与明楼同岁(感觉这个设定有点偏,but剧情需要吗)

﹉﹉﹉﹉﹉﹉﹉﹉﹉﹉﹉﹉﹉﹉﹉﹉﹉﹉﹉
第一章

在阿诚的记忆里,阿诚第一次见到明楼时十岁,那时他还不姓明。

1997年的春节,大年初五。
天色还尚未明朗时,女人接了一通电话,把躺在冷硬的只铺了几层报纸的桌子上的看似只有六七岁男孩粗鲁的拽起来。
“去把院子里的衣服洗了!”只留了这么一句话,就匆匆离家。
离家时不仅锁上了院子大门,还锁上了房间的门。
男孩消瘦的小脸冻得通红通红,身上只穿了一层薄薄的极不合身的粗布衬衫和裤子,脚上趿着一双肥大的凉拖。身上的衣服到处咧着口子,从裸露出的皮肤还可以看到上面深浅不一新旧交替的伤痕,露在袖子外面的小手上都是紫黑的冻疮。
男孩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紧紧抱住,后背牢牢贴着房屋的门,仿佛这样就能汲取一点点热气。
好冷,好冷。
男孩在蜷缩着瑟瑟发抖。
头好痛,身体好难受。
男孩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衣服还没有洗,如果不洗的话连一点点吃的都没有了,可是真的没有力气了。
男孩觉得体内有些热气升腾,但他并不感到暖和,只觉得难受,特别难受,寒冷和热气胶着着,脑袋一阵阵的发懵,头像炸开一样。
好难受,好难受……
男孩甚至觉得生命在流逝。
我是不是要死了。
男孩想,他甚至不明白死是什么,但他觉得应该是好的,毕竟有什么能比那个天天虐待他的女人可怕呢?
他忽然觉得释然,死了,真的就可以摆脱了这一切了吧。
雨水浇灌过的弄堂越发显得颓痞,石头砌成的狭窄的小路,头顶错乱的天线。雨还疲懒的下着,滴滴答答。
弄堂太窄,车子没办法开进来。
明家姐弟在弄堂口就下来了,留了司机在车里,撑着伞,手里拎年货,向着弄堂深处挪去。
“这好好的下什么雨嘛,你看看,我就说出来换双鞋……”明镜踩着一双高跟鞋走在“风雨交加”的弄堂里,一肚子火。
“姐,这不快到了吗,应该马上就到了。”明楼一向拿这个姐姐没办法,只能应付安抚着。
“你怎么不走啦?”
明楼转过身对着自家姐姐,面露难色。
明镜看着自家弟弟一脸欠打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你说说你!”明镜用手使劲戳了下自家弟弟的额头,满脸的恨铁不成钢,“明明是你要来看看人家孩子的,结果连个地方都没问清楚,也不知道提前打个招呼,你脑子得是瓦特了!”
“诶诶诶,姐别动手,我去问问。”有一个暴力的姐姐,明楼表示心里苦。
废了好大的劲终于是找到了家门,结果门却是锁着。
看着门上的锁,明镜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要往明楼身上招呼。
“诶诶,姐,你先别动手,我看院子里好像有人。”
明镜透过门缝看过去,果然有个小孩挨着房门坐着。
“这么冷的天,这孩子怎么在外面坐着呀,这不得给冻出毛病来啊!明楼,你……”
明镜回过头就见明楼拿着砖头回来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
明楼二话不说抬起手就就砸掉了门上的锁,破门而入。
等到明镜走过去时,明楼已经脱下自己的大衣,把刚刚坐在院里的小孩包了起来抱在了自己怀里。
“姐,给苏医生打电话。”
说完抱着孩子就疾步而出。
“诶,你这是要去哪?”
“回家!”明楼周身散发着一股寒气,明镜都有些招架不住。
明镜是知道自家弟弟脾性的,平常人前温温和和,在家对自己也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可真真要动起真格来,可是没人拦得住。
不过能让他如今这样失态,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出事和自己出事这两次,没见过他如此失态。
明镜这时候不得不重视明楼怀里这个小孩了。
昨天,明楼自己提出要来看看桂姨家的小孩时,明镜就觉得奇怪,他明楼什么时候对一个家仆的儿子这么上心了,以前过年她去给这些家仆家送东西时,明楼都是埋在他的成堆的书里拉都拉不出来的。
明楼解释说:“我前一阵子见过这个孩子,看他大冬天的身上穿的实在单薄,就想着给送点东西过去,桂姨也才来我们家半年,估计以前的主顾不怎么优待她,我也是看着他们实在可怜。”
虽然明镜知道这理由明楼一定是给搪塞过去的,但她也不多问,毕竟她也觉得桂姨一家挺可怜的。
现在从头想想,任谁都忍不住多想。
明镜看着明楼怀里仅露出消瘦脸庞的孩子,良久。

评论(1)

热度(28)

  1. MAO小败_蜡笔__- 转载了此文字